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2024,一部神片将带飞整个日本动画?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8

2024,一部神片将带飞整个日本动画?

作者 / 渡边由美子翻译整理 / 思考姬编者按山雨欲来。1月7日宫崎骏导演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斩获金球奖[1]后,2月18日前又夺得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动画电影奖(同样是日本动画电影首次获奖)。该片也入选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最终候选名单,结果十分令人期待。就在吉卜力再次(上次是《千与千寻》)带头冲击世界权威电影奖项的同时,日本动画电影产业整体,也在细致谋划如何飞入海外各国的寻常电影院。多年来日本动画产业在全世界并没有获得与其人气成比例的利润,直到近年开始才以院线电影等形式得到货真价实的“变现”——日本动画记者渡边由美子是这样归因《灌篮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等作品在海外市场的成功的。同时,以《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屡获国际权威奖项为标志性事件,她也预言了日本动画电影还将迎来进一步飞跃——我们翻译了该记者的上下两篇报道,原文发表于現代ビジネス,相信其平实的叙述会为大家带来一种新的视点和感受。2023年4月20日开始,《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在中国上映,并在人气上创造了纪录。Photo by Getty Images上篇:《『THE FIRST SLAM DUNK』展示了日本动画在海外电影院发展的可能性。》宫崎骏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在2024年赢得了金球奖最佳动画电影奖。动画文化记者渡边由美子以2023年在整个亚洲都大受欢迎的《THE FIRST SLAM DUNK》为中心,预测了2024年日本动画将迎来的进一步飞跃变化。© 2023 Studio Ghibl·一部必然会触及、且触及了「当今时代」的电影“这就是为什么日常的运球很重要。”在我2022年年底走进电影院时,宫城良田的这句话在电影院中响起,我感到,《THE FIRST SLAM DUNK》正是一个注定要在当下时代被创作出来,并且注定会触及观众心灵的电影。笔者在1990年代初成为了一名动画杂志的撰稿人。从1990年到1996年,《SLAM DUNK》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1993年到1996年动画播出时的人气,笔者都以各种形式亲眼目睹过来了。从篮球初学者做起的阳光开朗主人公樱木花道,以及湘北高校篮球队的成员们,以全国制霸为目标,即使面对困难也要克服的故事,结合了残留着泡沫经济时期余韵的“每个人都能朝上攀登”的信念的时代氛围,激发了日本全国青年的热情。在我任职的动画杂志中,我们收到了很多中、高中生的插画等读者投稿,即使在商业活动之外,二次创作的粉丝活动也显示出了其热度。正因为如此,当2021年《SLAM DUNK》宣布要发表新作,并且原作者井上雄彦先生担任导演和编剧时,人们纷纷表示欢喜。但是,随后公布的声优更换的消息和采用3DCG制作的视觉效果图发表时,也有负面声音出现。有人表示这与“自己所知的SLAM DUNK不同”。这也是反映了粉丝们对作品的深厚感情。从1990年到1996年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的《SLAM DUNK》,至今仍然被跨越世代地喜爱着。在2023年篮球世界杯上,当日本队凭借自身实力获得奥运会出场权时,井上雄彦先生在1992年发行的单行本第9卷封面上所写的话语再次成为了热门话题。然而,于2022年12月公开的电影《THE FIRST SLAM DUNK》,带着包括那些粉丝在内的观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故事。完成原作之后获得的视点,我必须得加上这部作品由漫画原作者井上雄彦先生自己担任导演和编剧。井上先生在《THE FIRST SLAM DUNK》宣传手册中的采访中,谈到了设立以宫城良太为主角并描绘新情节的原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视野也变得更加开阔,我想描绘的事物也变得更加广泛。(略)原作中描绘的价值观虽然非常简单,但在我现在的处境下,我无法忽视在完成原作之后获得的观点,即‘价值观不止一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而且都可以是正确答案。’”通过设定宫城良太为主角,并描绘他的成长经历和家庭背景,使这部电影迅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当下”作品。"现在他们就在此处"所彰显的实时性2023年篮球世界杯与澳大利亚对阵中的河村勇辉选手。《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也是一种宛如真实的篮球观赛体验。 Photo by Getty Images以观众的视角来说,本作的特点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达:“现在,我们正在实时观看他们的比赛。”身为观众的我们,会在追随着宫城亮太和樱木花道等选手的比赛中,见证他们的成长。这种感受是由于本作的故事结构和影像的力量所造成的。故事以一个比赛为中心,沿着其时间轴展开,湘北队员的挫折和重振的故事被插入其中。电影在向观众传达选手们的经历的同时,以实时进行的形式描绘着比赛盛况。追球的选手们的动作也以“真实”为基础进行了演出。通过3DCG建模呈现的立体空间和每个选手独特的动作,摄影机再从各种角度来放映出来。导演井上雄彦在动画制作中说过的话被刊登在宣传手册上。“漫画中的那些家伙们就在那里的感觉。这正是生命。” (引自《THE FIRST SLAM DUNK》宣传手册,摄制人松井俊之的采访)“那些家伙就在那里的感觉”或许正是本作跨越时代和国界,触及到众多观众的本质原因。在一个比赛中,选手们追逐球的速度感,以及通过慢镜头展示的紧张时刻的时间处理。比赛的进程与选手们的焦虑和困惑交织在一起,当状况发生突破时,他们又加速朝着目标前进。这些让观众感受到“我们正在亲历他们正在比赛的这一瞬间”的实感。观众在电影院的空间中成为了“他们的比赛”的见证者之一。即使是不知道早期的《灌篮高手》热潮的一代,也产生了深刻的“这是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强烈印象。“虽然是第一次看《灌篮高手》,但看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为宫城良太的成长而感动”。口碑在X(旧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扩散,吸引了新的观众。被大众感受为“为了现在的自己而制作出的电影”的作品是非常强大的。截至2023年8月31日,本作在日本国内吸引了1088万2776名观众,票房收入达到了157亿3371万5060日元,位列日本国内票房历史第13位。《THE FIRST SLAM DUNK》跨越了时代和世代之间的鸿沟。井上雄彦先生和制作团队的辛勤付出这部描绘了“日复一日努力的积累”的作品,看起来也与制作团队长期的努力相契合。对于本作而言,除了井上雄彦先生之外,还存在着另一位关键人物。这个人就是决定制作新的《灌篮高手》动画电影,并将项目带领到了终点的制片人松井俊之先生(曾任职东映动画销售企划本部企划室战略室)。宣传手册中的松井先生和井上先生的采访内容结合一起看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制作过程的轨迹了。据悉,《SLAM DUNK》动画播放后,各家公司也向其提出了电影化的邀约。尽管井上先生一直以来都拒绝了这些邀约,因为他觉得它们没有达到他的认可标准,但松井先生从2003年开始就一直向井上先生的事务所提出邀请,直到2009年成功地将这个项目推进到了东映动画的内部项目。然后,作为一种“企划书替代品”,他们不断制作时长很短的试播片并递交给井上先生,直到2014年的第四个试播片,才终于得到了井上先生的认可。井上先生同意的决定因素,是他感受到的热情和第四部影片上绘制的“面孔”。他在采访中回答说,他感受到了“注入了创作者灵魂的,那种直接向你呼吁的感觉”。这是《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的宣传手册。其中记载了井上先生对于“拥有动感的描写”的细致指示,也以这样的方式展现了这部名作的诞生过程。终于本篇开始制作了。制作过程中什么才是重要的点呢?从松井先生的采访中我们可以窥见一二。为了创造出井上先生所追求的东西,重要的是“不断进行试错和废旧建新的循环,并不断地积累起来”。即使是已经制作完成的内容,如果没达到目标效果,就会被废掉并重新制作。这是一种匠人般的、拥有强大精神力量与对作品的热情的创作者们才能达到的境界。制作团队从2014年开始的这种不断试错和挑战的态度,与相信日复一日的训练的积累并重新开始的湘北高校篮球队的成员们的姿态有着共鸣。本作在日本国内的观影人数达到了1088万人,票房收入达到了157亿日元,这样的巨大成功,是由创作者的热情和粉丝的热情层层叠加而致的结果。这种动向也体现在了在海外上映的时候,尤其是在亚洲地区得到了热烈反响。亚洲地区对于《THE FIRST SLAM DUNK》的热烈反响是怎样的?让我们以海外票房成绩最好的中国为例来了解一下。在亚洲地区具有特殊意义的《灌篮高手》2023年春天,笔者在日本影视行业媒体“Branc”上看到一篇文章,对于其中描述的在北京举行的一场活动的场景,感到非常惊讶。活动地点是北京大学的体育馆。前方安装了一个巨大的屏幕,4000名观众围绕着屏幕坐在座位上。每个人都手持应援物品,满怀激动和期待地等待“他们”的出现。这是在4月20日《灌篮高手》在中国公开上映前夕举行的放映活动。对于日本来说,这样的规模是难以想象的,我被《灌篮高手》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的巨大人气所震撼。而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是,在中国,漫画版和动画版《灌篮高手》都拥有非常高的人气。在中国,《灌篮高手》的核心粉丝主要是出生于1980~1990年代的一代人。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2000年代播出的动画版在中国获得了国民级的人气。随后,该作又以互联网上的盗版视频形式,传播到了年轻人中间。而现在,这些核心粉丝的年龄段大约是30到40岁。他们将日本动画中描绘的“高中社团活动与青春”视为一种向往。我在2010年代也曾在商务学习会等场合听到过许多中国人声称受到过《灌篮高手》的影响,“因为向往着《灌篮高手》,因此就职地选择了日本而不是美国。”“我在高中时是穿着运动服去上学的,放学后一直到晚上11点都在学习。完全没有日本高中生那样的时尚感或者外出游玩的经历。正因为对日本动画中描绘的学校社团活动和文化节充满憧憬,所以我无论是留学还是工作都选择了日本。”从2010年前后到2010年代中期左右,据他们所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首选是美国,其次是日本。” 对于拥有高学历、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工作的他们来说,选择日本的决定性的原因,是因为“描绘了学校社团活动和青春生活的日本漫画和动画”,这一点让我印象颇深。据称,《THE FIRST SLAM DUNK》在中国上映前,预售票购买人数达到了221万人,票房收入约为1.15亿元人民币(约合22亿日元)。仅仅通过预售票就达到了20亿日元以上的票房收入,这在日本国内也是前所未见的纪录了吧。这件事,再次让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规模、该作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以及日本动画在整个亚洲市场上的潜力。《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中国的微博(Weibo)官方账号以“淘票票”为数据来源,于19日公布了预售票的票房收入“笼络”了年轻人的中国3000家电影院运动在中国,电影在上映之前就吸引了30到40岁的观众的期待和关注,而随着电影的上映,这种热情也开始波及到年轻一代。年轻人对《灌篮高手》这部作品的认识从「怀旧之物」转变为「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当然离不开电影本身所描绘的充满真实感的比赛场面的力量。但还有另一个因素,即在北京大学举办的首映活动,以及相关活动照片和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网络文章和社交媒体具有向“尚未观看电影的人”传递信息的力量。「体育馆内围绕着屏幕的4000名观众」的视觉效果向年轻人传递了两层含义。“湘北对山王的比赛正在进行,我们也能观战。” “这场比赛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即是对使用社交媒体的年轻一代来说,《灌篮高手》从「怀旧作品」转变为「现在的我们自己的作品」的瞬间。据说,北京大学体育馆近年来已成为各种名人访问的文化场所之一。而谋划了这场拥有丰富战略的宣传工作的,是中国的发行公司“路画影视传媒有限公司”(Road Pictures)。据该公司代表蔡公明先生介绍,为了营造“他们正在比赛中”的场景,他们投资了4000万日元(译者注:约191万人民币)定制了一个特制屏幕。总的来说,投入巨额宣传费用的活动之所以能在电影公映“前”实现,是因为在中国《灌篮高手》享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人气。在人们观看完电影后,一个以年轻人和女性粉丝为主导、名为“应援场”的潮流在中国各地迅速兴起,这一潮流使得影片得以长期和持续地吸引观众,尤其是那些反复观看的粉丝。最终,在中国,《THE FIRST SLAM DUNK》从2023年4月20日开始,经历了三次延长上映,一直持续放映到了8月19日。观影人数约为1817万8000人,票房收入达到了6.59亿元人民币(约合131.8亿日元)。上映规模也达到了中国全境的3000多家电影院。这件事让日本动画产业再次切实地感受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下篇:《从吉卜力到新海诚,直到《灌篮高手》——日本动画在世界范围内得到适当评价的过程》一文中将会介绍在《THE FIRST SLAM DUNK》在中国的正式上映和取得巨大成功之前,日本动画在中国的变迁过程。下篇题图:2002年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2023年获得奥斯卡长篇动画奖的《千与千寻的神隐》© 2001 Studio Ghibli下篇:《从吉卜力到新海诚,再到《灌篮高手》:‘日本动画’如何得到世界的正当评价》2024年的金球奖对日本来说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吉卜力工作室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荣获了最佳动画电影奖。《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2023 Studio Ghibli说到2023年在亚洲大获成功的日本动画电影,那就是《THE FIRST SLAM DUNK》。动画文化记者渡边由美子在前篇文章中,介绍了该作品的魅力以及成功背后的故事——这部作品吸引了不仅是上世纪90年代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与动画播出期间的粉丝,还有令和时代的年轻人,成为他们着迷的“当下作品”的背景。在后篇中,她将深入探讨吉卜力工作室等日本动画作品如何在世界范围内展现了其商业价值的背景。2023年4月,在中国开始上映的『THE FIRST SLAM DUNK』Photo by Getty Images海外流媒体上线,让日本动画的认知度提升大约在最近的十年左右,日本动画才开始能够以“公正的评价”和“公平的合约”在世界各国销售。长期以来,日本动画无法与海外发行公司达成对自身有利的合约。即使在向负责各地区的发行公司销售动画作品的放映权时,也只能缔结一揽子的“一次性买断”合约,这意味着在其他国家的电视播出过程中取得了多大的人气,也无法获得相应的收益(版税)。同时,动画OP等部分也经常被当地进行改编,日本人的名字经常从制作者名单中被删除,这也导致了无法展现“由日本人制作的动画”这种吸引和品牌。眼下,在放映权合约中提高价格、转为版税合约、将放映权和商品化权分开销售等谈判已成为可能,但在2000年代之前,能在合约谈判中占据强势地位的作品仅是少数。主要原因之一是“日本动画”的地位较低。特别是在欧美,那里有着将权威与大众、成人与儿童分开的传统,对于日本制作的电视动画=“儿童向”的认识根深蒂固,改变这一看法花费了很长时间。而在海外获得高度认可的一个契机,无疑是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众多吉卜力作品的超高人气以及《千与千寻》在2002年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2003年获得奥斯卡最佳长篇动画片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龙猫》在欧美也十分受欢迎 © 1988 Studio Ghibli将于2024年3月在日本重新上演的舞台剧《千与千寻的神隐》。该剧已确定在英国上演 © 2001 Studio Ghibli除此之外,《精灵宝可梦》《哆啦A梦》以及《龙珠》等“集英社作品”的全球人气也有所贡献,使得海外对“日本动画”的认识逐渐发生了变化。而《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在2024年1月7日(日本时间1月8日)获得金球奖最佳动画电影奖,进一步加深了海外人士对日本动画的信赖和认可。手握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奖杯的宫崎骏导演(宫崎的“崎”原写作“崎”而非“埼”)。动画作品获得“金熊奖”的意义非常重大。Photo by Getty Images。然而,其人气与赚钱能力相称却花费了很长时间。即使来自海外的日本动画粉丝人数增加,仍然是由各地的发行公司一次性买断电视播放权的情况比较多。进入2000年代,日本的动画公司开始有能力以海外版套装软件(DVD)的形式,直接向海外个人客户销售影像产品,但在这个渠道开放之前,粉丝们就已经常常通过观看非法上传的“盗版”视频来观看动画了。而上线海外流媒体之后,日本动画在海外的地位开始发生巨变。2015年,如“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和发行日本动画的公司“Crunchyroll”等在线流媒体服务商,开始以单部作品的形式(译者注:是单独针对一部作品,而不是批量购买,这样可以根据作品的人气来进行筛选)采购其“播放权”。如果是受众预期较多的热门作品,也可以提高单价。通过流媒体的线上播放,海外观众也能够几乎与日本观众同步观看日本动画。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不限于动画粉丝群体,日本动画也在各个国家的家庭层之间得到了广泛传播。在娱乐活动受限的情况下,居家可观赏的影视作品需求急剧上升。通过《进击的巨人》《鬼灭之刃》等热门作品,日本动画开始渗透到世界各地的普通家庭中。“日本动画”这一类别本身,也得益于这一契机,从“只有儿童和小众群体享受的东西”的认知转变为“不逊色于真人影片、迪士尼、皮克斯,是成年人也能欣赏的有深度的影视作品”的地位。从日本动画产业的角度看,“海外市场”开始产生重大影响确实是在流媒体上线开始之后。每一年由日本动画协会发布的“动画产业报告”显示,从2015年到2017年,海外市场经历了急剧的增长,之中动画作品的海外播放权销售是主要原因。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海外市场的规模甚至略微超过了国内市场。此后,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几乎以相同的规模持续增长。最新发布的“动画产业报告2023”中记载,2022年的海外市场规模为1.4592万亿日元,国内市场为1.4685万亿日元,总市场规模达到2.9277万亿日元,这意味着日本动画产业已经成长为一个3万亿日元的产业。日本动画在海外推广的道路以上线流媒体契机,日本动画的海外认知度和普及度飞速提升。但是,目前在线播放的收益据说已经达到瓶颈,而剩下的一个未开发领域之一,是“海外的电影票房”。记者数土直志在其著作《日本的动画导演是如何向世界进发的?》(星海社出版)中记录了这种情况。“对于日本的剧场版动画来说,海外业务长时间以来一直被视为额外奖励。”据数土先生所说,过去动画电影的发行权像电视作品一样被卖给了当地的发行公司,但许多购买电影的当地发行公司更多是以视频软件(DVD/蓝光)发行为主业的公司。因此,“即使是在国内大热的电影,也没有在北美等海外电影院进行过大规模上映。”海外电影发行面有着巨大的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在于“挤进当地电影院的排片”。海外电影业内人士曾将“日本动画”视为拥有狂热爱好者但仍属于小众的类型。即便获得了当地发行权的发行公司与电影公司进行协商,屏幕资源往往还是会流向好莱坞电影等主流作品,这样的情况曾持续了很长时间。让被视为“小众”的日本动画在当地影院上映并取得成功,难度非常高。而突破了这一障碍的是2016年在中国、2017年在韩国公开上映的《你的名字。》。当地的新海诚导演的狂热粉丝们蜂拥而至影院。因他们的如潮好评,该片又吸引了更广泛的观众群,中国的票房收入高达5.75亿元人民币(约111亿日元)。《你的名字。》在中国上映期间,导演新海诚出席了在洛杉矶比佛利山庄举行的记者见面会。Photo by Getty Images在数土先生的著作《日本的动画导演是如何向世界进发的?》中,他回顾道:“日本电影在日本以外的国家取得了近100亿日元的票房规模,这样的成功是一种巨大的冲击。这让日本动画行业意识到,除了一直以来的电视播放和流媒体合作业务,在海外电影院上映也是十分有潜力。”在这里,他再次指出在亚洲地区的电影公映和成功是一个转折点。《你的名字。》在亚洲大热的原因之一,是新海诚导演的作品在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地区已经深入人心。新海诚先生在文春online的一次采访中提到,早期的作品如《星之声》(2002年)等在中国和韩国等国家虽然没有DVD销售渠道,但通过盗版视频的传播,仍然存在着一批热情的粉丝。在亚洲地区,有很多在童年时期看着日本动画长大的人,这些人群的积累为《你的名字。》的成功打下了基础。另外,在这次采访中,新海先生还提到了亚洲地区《THE FIRST SLAM DUNK》的大热,他认为这主要归功于“《周刊少年JUMP》作品的高知名度”以及“原作者井上雄彦先生拥有众多粉丝”。《SLAM DUNK》是在《周刊少年JUMP》上从1990年到1996年连载的漫画作品,至今仍然受到跨世代的读者的喜爱。动画产业开始认真考虑推动海外上映业务随着《你的名字。》在亚洲地区的票房成功,日本动画行业开始认真考虑在海外进行院线放映。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这样人口众多、日本动画人气又很高的国家。不仅仅是美国,业界也开始着眼于在中国、韩国等亚洲地区进行院线放映。在日本动画电影发行方面,本地的发行公司也开始崭露头角。在美国,存在着以推广吉卜力工作室作品和细田守导演作品等“艺术作品”为主要策略的独立发行公司“GKIDS”。截至2023年12月,宫崎骏导演的作品《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在美国周末票房排行榜上夺得首位(12月8日至12月10日,票房约为1280万美元/约19亿日元)。长期以来,GKIDS一直为提升日本动画的地位做出着贡献。该公司也负责了《THE FIRST SLAM DUNK》的发行。《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 2023 Studio Ghibli直到2023年7月14日的首映之前,该影片的内容、演员阵容和制作团队等一切细节都未被透露。 © 2023 Studio Ghibl同时,真人版的《哥斯拉-1.0》在同一周内也获得了全美周末票房排行榜的第三名(12月8日至12月10日的周末票房约为834万美元/约13亿日元)。《哥斯拉-1.0》的话题在于,日本企业自己亲自进军全美院线发行这一点。这是东宝在美国成立的当地子公司“TOHO International”的第一部发行作品。放映电影院数量也因为其高涨的人气,由最初公开时的2300家增加到2500家以上。与此同时,中国市场虽然庞大,但监管严格,日本公司直接参与困难重重。成功发行《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的中国发行公司“路画影业”也获得了新海诚导演作品《铃芽之旅》在中国的发行权。截至去年3月24日上映至5月15日,该片的票房收入已达到8.03亿元人民币(约157亿元日元)。日本动画开拓了海外院线发行之路现如今,在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的推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Road Pictures”。该公司的代表蔡公明先生接受了直接采访,由日本少数几位之一的电影撰稿人杉本穗高所撰写了网络文章“《铃芽之旅》在中国的大热背后:『新海导演的个人魅力打动了众多观众』”。作为新著《影像表现革命时代的电影论》(星海社)的作者,对于日本动画和真人电影在海外发行情况了解颇深的杉本先生这样表述道——“中国的发行公司Road Pictures 一开始主要专注于真人电影,并在世界各地的电影节及相关市场(发行公司购买电影作品的洽谈场所)上积极参与,获得了许多作品的发行权。他们也获得了在戛纳电影节等国际电影节上大获好评的《小偷家族》(导演是是枝裕和)在中国的发行权。2018年,《小偷家族》荣获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金棕榈奖。照片由Getty Images提供。笔者认为,该公司开始在日本动画上发力的契机,是《刀剑神域》的导演伊藤智彦先生执导的原创作品《HELLO WORLD》(2019年/东宝)在中国的发行。尽管该片在日本只有6亿日元的票房收入,但在中国却实现了日本的4倍票房,达到1.37亿人民币(约合24.5亿日元)的大热程度。由于这一成绩,东宝公司与他们建立了可以把《铃芽之旅》托付给后者的这样的信任关系。此外,在与东映动画公司的关系之中,该公司除了获得《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的中国发行权外,还获得了《ONE PIECE FILM RED》的中国发行权。这些都是名声显赫的重磅电影,但我认为(东映)这是基于该公司迄今为止的业绩和人脉积累而做出的选择。" (杉本氏)杉本的著作2023年将会被视为日本动画“开拓海外院线发行之路”的里程碑之年。而《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正是其象征之一。该作品在亚洲地区的成功背后,是制作者和发行方的踏实努力,以及经历过日本动画热潮的传统粉丝与新一代观众的融合,日本动画在海外的渗透,以及行业的不断完善等多层次的因素相互交织而成的奇迹。自1990年代《灌篮高手》风靡一时以来,已经过去了30年。漫画、动画等逐渐被称为“内容”或“IP(知识产权)”,而动画已经成长为拥有3万亿日元规模的日本的主要产业之一。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成果,是人们长时间以来培育的结果。这是制作者和行业不断尝试和试错的结果,是世界各地粉丝的热情和支持。名不见经传的默默耕耘才是开拓新天地的基础。《灌篮高手 THE FIRST SLAM DUNK》宣传手册。日本的“正宗之物”(原版)迷倒了世界*原文链接:https://gendai.media/articles/-/122530 注释[1]:金球奖(Golden Globe Awards)始于1944年,由美国电影协会主办,是一年一度的电影和电视颁奖典礼,被认为是电影和电视界的重要奖项之一,因其在影视界的地位和影响力而备受瞩目。其特点之一是分为电影和电视两个领域,每年都会评选出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等多个奖项。这一奖项的特别之处在于,评选委员会由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和影评人组成,而不是由行业内的同行评选,因此被认为具有更多的国际视角和独立性。— 点击图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